按日期查阅
主城与渝西地区联系的关键性工程
铜罐驿长江大桥2024年建成
今年完成方案设计

  在今年全市重大项目清单中,铜罐驿长江大桥列入市级重大前期规划研究项目名单。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铜罐驿长江大桥,连接铜罐驿镇和江津珞璜园区,全长6.9公里。今年完成方案设计。预计2022年开建,2024年建成。
  大桥建成后将主要服务于西彭和珞璜组团间的交通联系,承担部分东西向中长距离通过性交通功能。作为主城加强与渝西地区联系的又一大关键性工程,大桥的修建将有力促进两地的融合,对于我区西城的铜罐驿、西彭、陶家等地经济发展、旅游开发也将起到积极的作用。

交通不便制约发展
  铜罐驿镇,作为大桥前期规划修建所在地,紧靠长江黄金水道,东、南与江津区毗邻,西靠西彭镇,北与陶家镇、大渡口区接壤。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成渝铁路,襄渝铁路在此过境设站,长江客货轮码头船只络绎不绝,结合境内公路,形成水铁公联运体系。
  便利的交通、优越的地理位置,让这里集聚了大量国有企业。
  时至今日,在冬笋街上的茶馆里,依然有不少老人聊起曾有“小香港”之称的小镇辉煌。
  “茶馆、饭馆、商店都有,逢场必赶,热闹得很。”冬笋坝社区老人田孝勋有些自豪地说。
  “修铜罐驿长江大桥是好事,我们举双手赞成!希望能早点修好!”在居民王忠泽眼中,如今铜罐驿镇发展滞后,既有区位因素,也有交通优势不明显的原因。
  现在进出铜罐驿,只有两条通道:向北连接陶家镇的铜陶路,建成于2007年,是镇内唯一 一条只有半幅的一级公路;向西通往西彭镇的冬帽路,曾是我区西部九镇唯一一条水泥路,由于弯道太多,车辆行驶总是“七弯八拐”,速度较慢。
  也许正是因为铜罐驿“比较慢”的交通环境,让这些年地区经济发展比较缓慢。外来投资者望而却步,企业引不进来;“人气”净流出,人才留不住,成为全区镇街中唯一一个户籍人口多于常驻人口的行政区域。
  “现在年轻人基本出去了。很多就在对岸的纸厂工作,虽然家离厂的直线距离不到2公里,可是他们大多选择在工厂附近租房住。”铜罐驿社区居民“涂老四”深有体会,“主要是交通不便,没有直达公交线路,去对岸需要坐公交到西彭,然后换成到江津区的客运班车,再换成公交到厂,单边就是2个小时左右。”

打造综合交通枢纽
  铜罐驿镇党委书记彭禹认为,铜罐驿镇的发展,区位没法改变,但是交通环境是可以改善的。所以,当他得知铜罐驿长江大桥被纳入全市重点项目清单的消息,第一时间转发了微信朋友圈。
  “这意味着铜罐驿在市级层面引起了重视,让我们喜出望外,甚至有些急不可待。”彭禹表示,当前,除了希望尽快谋划启动实施铜罐驿长江大桥前期规划建设,还希望能够尽快打通铜罐驿镇向西向北的互联互通骨干路网。因为,向西即西铜北路、南路,与西彭、成渝环线高速、江津区相连。更关键的是,西铜北路也是连接未来铜罐驿长江大桥的主要通道;向北即铜陶路,与陶家、重庆高新区相连,对促进区域经济有巨大的作用。
  同时,他也希望加快推进大学城、重庆高新区至西彭、铜罐驿、陶家的南北干道建设和成渝铁路的改造提升,以及沿山通道、西彭铜罐驿轨道交通等前期规划研究工作。
  “这些事儿成了,铜罐驿将形成一个综合的交通枢纽,不仅能促进镇域经济社会的发展,还将对铜罐驿、西彭、陶家三镇抱团发展有很大推动作用。”对此,彭禹满怀希望,他相信铜罐驿美好的明天将会很快到来。

交通改善引来大项目
  除了铜罐驿长江大桥今年完成方案设计这一利好消息,成渝铁路改造也将在本月底启动,预计2020年底完工。
  届时将在既有铁路线路的基础上,新建一条轨道,开行公交化列车,时速可达100至120公里,比轻轨快一倍。
  铜罐驿作为我区境内设置的四个客运站之一,居民今后到主城只需半小时。
  这些利好消息,不仅将改善铜罐驿镇的交通环境,也让这个小镇尝到了“甜头”。
  去年,在区委区政府的支持下,铜罐驿镇引进了一个大项目——恒大集团旗下的恒大高科农业集团斥资逾200亿元,在铜罐驿镇全域范围内合作共建恒大·东方艺术田园小镇。
  作为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落脚项目,目前项目已正式启动。铜罐驿镇将“着眼于乡、着力在城”,打造全域田园综合体,推动城乡发展一体化迈向城乡融合发展,建设宜居宜业宜游的特色滨江文旅小镇,成为我区乃至全市的后花园、栖息地。
  为此,我们拭目以待。
  记者 肖雨

版权所有 九龙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