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日期查阅
这里的留言是满满的感悟
西郊路重庆遗嘱库正式营业
老闺蜜相约来办遗嘱。

  2019年12月18日本报第1444期第四版以《这个遗嘱库幸福留言身后事》为题报道了中华遗嘱库重庆分库搬至西郊路的事情,报道刊发后,受到了众多读者关注。
  2019年12月27日,是中华遗嘱库重庆第一登记中心搬新家后正式营业的第一天。当天上午记者再次前往桃花溪街区老年大学对面的重庆遗嘱库办事大厅,一共来了七个来办理的人,房产、子女、家事纠纷……有离殇、有纠结、有愁闷,其中,七旬老姐妹跨越半个世界的闺蜜情让在场的人感怀。
  72岁的曾芳芳(化名)在老妹妹吴秀丽(化名)的陪同下来立遗嘱,和大部分来立遗嘱的人不同的是,她们都有一份幸福留言给毫无血缘关系的对方,“我俩认识已经57年了,今后彼此相扶相持,度过余生。”

同窗友谊:同挤一个被窝书信分享趣事
  曾芳芳住在江北,吴秀丽家住沙坪坝,和往常一样,两人相约出来办事。
  早上8点,吴秀丽就出了门,因为早高峰,曾芳芳还堵在路上,吴秀丽便坐在门边椅子上静静地等待,“我俩初中三年就是好朋友,中间有一段时间分开了,是她找到我”。
  上世纪60年代,因为母亲工作调动,吴秀丽转学到望江厂子弟校读6年级,那年,比吴秀丽大一岁的曾芳芳因为生病休学留级,成了吴秀丽的同班同学。
  两人真正熟悉起来是一年后,两人考入了当时的重庆市第四女子中学(现重庆第二外国语学校),“当年去上学要走两小时,先要坐渡船,再翻山,我们每周结伴回家,玩着玩着就到家了”。冬天天气冷,把被子搭伙盖,挤在一个被窝里。
  两个人性格不同,曾芳芳外向,吴秀丽安静,但两个人都有共同的爱好,爱学习,喜欢看书。
  一晃初中毕业,吴秀丽前往西双版纳橄榄坝支援边疆建设,曾芳芳在重庆三中读高中,虽然天各一方,但两人书信来往不断,分享各自生活里的趣事。
  1974年,吴秀丽回家,还专门给曾芳芳带来一份小礼物。曾芳芳还记得,那是一块透明的橡胶快,是吴秀丽在云南橡胶厂里亲手做的。

“失联”34年:散落两地几经周折找到你
  后来,吴秀丽被分配到长寿工作,一直干到退休,因为种种原因,两人各自忙活着自己的小家庭,逐渐断了联系。
  “失联”34年后,在2008年的一天,吴秀丽接到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熟悉的声音让她激动得说不出话来,“我找到你了”,电话正是曾芳芳打来的。
  原来,退休之后曾芳芳时常想起以前那个文静的妹妹吴秀丽,到处打听她的下落,先打电话到长寿化工厂所在的派出所询问,又找了厂里的退休管理处,最后还是问了老邻居和租客,才拿到吴秀丽的电话号码。
  一通电话后,两姐妹又开始走动。虽然平日里,俩人各有各的忙碌,但电话和微信把两人的距离拉近。
  老伴相继去世,她们彼此鼓励,相互排解,成了对方思想上的“倚靠”,基本每周都要见一次面,就连一方去办事都要喊对方陪着去,聊聊天。平时打电话、在微信上聊天,仿佛回到了少女时代,无话不谈。
  曾芳芳喜欢到处旅游,吴秀丽虽然晕车,也尽量陪伴着老姐姐短途旅游,来立遗嘱的前一天,曾芳芳刚从外地旅游回家,她把照片给妹妹分享,给她讲起旅途中的趣事,吴秀丽微笑听着。

相互留言:希望对方幸福、快乐、健康
  说起立遗嘱,是源于曾芳芳房子过户的事情,吴秀丽在网上查阅到有这么一个机构可以立遗嘱,两人先是来咨询,又相互鼓励,决定给各自子女遗嘱,“儿孙自有儿孙福,把这些事情安排好了,就可以过自己的生活了。”
  2019年7月,吴秀丽先立下遗嘱,曾芳芳家房子过户的事情解决后,这次来立下遗嘱。
  除了给子女的遗嘱,两人还写下了给对方的幸福留言——
  吴秀丽写道:“亲爱的老姐姐,激动、感恩,我们的友情经得住时间的考验,你时刻像大姐姐一样关心我、爱护我,生病时看望、鼓励我,给我信心。现在,我们各自的老公去世了,但我们彼此关照,扶持,希望你幸福快乐,身体健康,每天都快快乐乐的,无忧愁,多注意休息,一直年轻漂亮,有一颗童心。”
  曾芳芳写道:“我们俩初中三年同窗结为好友,经历了1965年毕业后的分离,我升入重庆三中,你支边,1974年工作后,我们曾相见一次,复又各奔东西,2008年,再次相遇已经相隔34年,现我俩先生都相继离我们而去,我俩都年过七旬,网络一线牵,我俩天天都相见,友谊天长地久,我们今后彼此关照,相扶相持,度过余生,希望你幸福、快乐、健康。”记者邬姜文/图

版权所有 九龙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