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日期查阅
“我是副院长,排查到高危疑似患者我上”
徐秋正在排查救治一名病人

  我是高新区人民医院副院长徐秋,也是高新区人民医院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副组长。无法忘记,年三十那晚,正和家人团年,突然接到返岗的紧急通知,第二天立马进入“备战”状态。因为我分管的工作涉及医疗、护理、院内感染控制、应急等部门,回到岗位我第一时间按照区委的指示和要求,组织医院相关部门紧急召开了防控救治工作会议,制定了防控、救治和应急措施。

遇高危疑似病人安排自己上
  我分管发热门诊,每天24小时不停有发热病人前来,排查任务极其艰巨,有些接诊医生穿着防护服和尿不湿连续工作24小时,有些医务人员连饭都顾不上吃,饿了,啃干粮,困了,穿着隔离衣打个旽,都没有一点怨言和退缩地在超负荷工作。
  经过发热门诊筛查出来有异常的患者,我就立马接手,并组织专家组进行甄别,是可疑的新冠肺炎还是普通肺炎,我们必须挨个讨论细致排查。尤其是收住入院的,一旦漏诊可能导致感染在医院内播散,会威胁到几百个医务人员和住院病人安全。但如果标尺过宽,夸大疫情紧张程度,又可能影响稳定。遇到高度怀疑的病人,必须采集咽试纸标本,这个过程存在感染风险。考虑到很多年轻医生,家里孩子还小,为了他们的安全,所以采集标本这事我都安排自己上。

再难也要迎难而上
  突如其来的疫情,让人不安,谁都可以怕,但我却不能怕,因为在家里我是孩子的妈妈,在医院我是分管这块工作的主心骨!我要以最淡定、最冷静的姿态,出现在每个同事的面前。
  为了鼓励年轻医生,消除大家恐慌的心理,我要迎难而上,我还特意在动员大会上讲述了钟南山院士大年三十驰援武汉,和我们重庆陆军军医大学150名医务人员除夕夜赶往武汉的事迹,以此鼓励大家群策群力一定要过这一关。不止医护人员,这种沉着冷静的情绪也要传达给患者,其实我们身体和心理都到了极限。

和家人在各自的房间视频聊天
  我家里有老人,抵抗力低下,担心病毒带回家,每次出医院前我都要全身消毒,回家后还要做一次消毒并且减少和家人接触。每天上班,忙到深夜方回,面对儿子而不敢亲近,都在各自的卧室“隔离”起来,有什么事都是打电话、发视频……什么是咫尺天涯,个中滋味,深有体会。我只希望儿子终能明白,妈妈今日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所有小别离都是为了大团圆。
  从疫情一开始,我们护目镜奇缺,医护人员都为防护用品发愁,但总有一些普普通通的市民温暖着我们。期间,一位男士扛了两大包医用物资来到医院,放在急诊科大门后转身就走。当时急诊科主任匆匆拉住他,希望他留名,他只说了一句:“我只知道你们缺这个,尽管很多人找我买,但我绝不会卖,因为你们病倒了,谁来保护我们呢?”那一刻,我第一时间就想告诉儿子,他一定会和我一样,觉得所有这一切是值得的。记者
向姝姝

版权所有 九龙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