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日期查阅
九龙坡区歌谣漫谈
——情歌(七)相爱

辛华
  民谣中的相爱,叙述得生动、形象,语言却相当朴实,让人很容易找到那种纯真的感觉。
  哥有情来妹有心,一根丝线一颗针。哥是花针妹是线,针一展脚线就跟。这唱的是相爱么?简直就是哥哥前头作揖,妹妹后头弯腰。
  哪家小伙儿跟哪家姑娘好上了,难免引起一些闲言闲语。对此,一种态度是“积极性”受到打击,阴悄悄地就冷了下来。另一种呢,相爱是我俩的事,让别人议论去吧!你看下面这位:
  哥到妹家回数多,外面四处起谣歌。哥哥不怕谣歌起,两耳塞个纸砣砣。妹妹的父母可能没啥意见,哥哥是理直气壮地上门。但旁人坐不住了,谣言成了“歌”,说明费了不少时间“编”了不少花头,哥哥的态度是两耳塞上纸砣砣:你们唱了也白唱。这哥子比前面单相思那位勇敢多了。
  大河涨水小河浑,清水浑水两相迎。一河不流两样水,你我没得两样心。哥哥妹妹是真心相爱,在生,他们盼望朝夕相守。有朝一日,二人都不在人世了,还要埋在一块:
  哥是树来妹是根,朝夕相处过一生。活在人间共把伞,死到阴间同座坟。相爱过程中,双方难免产生误会:妹妹骂哥骂得刁,骂哥死了变篾条。妹拿篾条箍甑子,一天抱哥三回腰。爱得真,就算有“那一天”,妹妹没有叫哥哥由笋而竹,再破竹得篾“走程序”,而是直接变篾箍甑。那样,妹妹一天就可见哥哥三次面了!

版权所有 九龙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