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日期查阅
诗书文章寿更长(一百 中)

草不黄
  如果说,上述几位都是当时名流,那么,龙为霖与诗社诸友的题咏对周边的影响就更不能忽略了。李方城(1692~1776),乡绅,生活年代与龙为霖大致相同,现存作品有《竹枝》《夏日偶作》等,诗意清新。《岁暮有句写梅花》贵在另辟蹊径:“无叶尽知枝干瘦,有香惟送朔风寒。生来未得春消息,难共桃花与牡丹。”
  黄梓贤(?~1802),在五台书屋课徒20余年,逝后葬鹤皋岩。有《桂花》《绝句》等诗。《绝句》耐人品味:“三子相邀过小桥,溪边老木半萧条。惟余望里山枫好,红浸秋峦晚节高。”
  李道三(?~1821),住水碾桥湾,擅诗联,马王场一带寺庙多见其联语。诗有《岩寿寺》《咏竹》等,格调高昂,如《咏竹》:“久卧溪边未叹贫,春秋长伴钓鱼人。一朝运转乘风舞,敢拂疏枝揽碧云。”
  游万顺(?~1853),秀才,住马王乡大龙桥(今彩云湖湿地公园之西)。其诗《五龙庙》留下了九龙半岛古寺(建于明朝万历年间)的独有景观:“门外一湾田,年年俱植莲。时来花尽发,礼佛到山前。”
  杜家修(1780~1867),塾师,住石坪桥五台山,他有诗写老关庙(今名九龙寺),而《玉皇观(在九龙镇九龙五社)梅早》更见生动:“寒风夜夜锁梅花,偏放一枝报岁华。灵鹊已谙香意重,径衔春信到山家。”
  陈焕章(?~1883),生平不详,与其兄尧章分题榨房沟、岩洞湾石壁联。其诗《榨房沟(在九龙镇杨坪二、三、六社交界处)酒坊犹有“清茶家酿酒,留得龙太守”之谣》道出了乡邻对龙为霖的怀念:“千竹拖青滴,一泉作布悬。清秋溪有蟹,把酒夜难眠。”
  孙朝宗(?~1896),生平不详。孙氏所作《同治壬申暮春赴南城坪经下马嘴有作》在缅怀龙为霖之余,还为人们寻找九龙别墅遗址留下了宝贵的线索:“疏竹芳亭仍荫松,堂中不与旧时同。望门私问龙翁后,复见谁人缮学宫。”
  叶兰圃,生活在清末民初,住响水岩螺蛳堡(九龙镇杨坪八社),有题赠联、景观联多副存世。绝句《闲题》《过下马嘴》《书院外作》等皆有感而发。而《过讼碑》(即马王场将军坎“气死莫告状”碑)道尽当年百姓的无奈,不可不读:“闲来扶杖到冈头,一石长镌万姓忧。我愿苍生明皂白,莫将人怨付东流。”
  雒治南(?~1937)墪师。他在一首《七绝》中写道:“岁月蹉跎已十冬,求生无计课蒙童。釜中连日荤腥少,省得灯油缮《荫松》。”《荫松》即龙为霖《荫松堂诗集》,塾师因为贫穷,要省下菜油作灯油,以便誊录。一个侧面,反映出人们对龙诗的喜爱。
  黄复生(1883~1948),原名位堂、树中,因研制炸弹重伤,改名复生。早年留学日本,追随孙中山奔走革命。1909年谋炸清摄政王载沣未果,威武不屈。辛亥革命后曾代理四川省长,并任川东道尹、总统府国策顾问等职。1938年至1948年定居九龙镇杨坪村和尚山。仅从《总理纪念周过下马嘴口占》中即知革命先驱忧民之情:“我亦喜村居,邀邻共品茶。无缘逢五马,有轿过高崖。不见松阴宅,惟惊竹掩阶。道中行乞者,问米向谁家。”

版权所有 九龙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