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日期查阅
食在他乡
刘春

  刚参加工作不久,就跟随前辈们到重庆著名的金刀峡走了一遭。没见过的美景比比皆是:刀砍斧削般的山崖,凝碧沁凉的溪水,险之又险的山路……惊险忙碌之后,我们住在山顶一户刚开发出来的农家院里,围着烤羊的篝火载歌载舞,一下子从端着成人架子变回了恣意无忧的少年。
  烤羊很香,是我没有品尝过的香,仿佛把烈火的热情、辣椒的纯粹以及歌声里的欢乐都淬炼了进去。在篝火旁手捧着烤羊肉吃,有种大口吃肉的野劲。
  工作以来,时时需要收敛自己的压抑在那一刻变成了舒畅,让我看到了端肃同事们活泼可爱的另一面。所以,那样的烤羊,一生之中,唯有一次。
  有一年夏天去了陕西。临行前通过各种渠道查询了当地美食,甚至做好了路线图,准备去一一品尝。可是很郁闷,出发前一天爆发了口腔溃疡。剧痛中连游览都有点心不在焉,更谈不上追逐美食。每天清汤寡水地勉强维持着生命。
  在乾陵的农家市场里远远闻到了辣香,寻过去,看到是农妇做了凉皮,用竹背篼背到市场上来卖,一向无辣不欢的我鼓起勇气点了一份,鲜香美味让我差点连舌头都吞下去,溃疡的疼痛在那一刻也被遗忘了。从此以后,陕西凉皮的地位在我心中始终屹立。
  陕西的面点已经令我惊艳,后来去北京旅游,大白馒头竟然也毫不逊色。我们一个团大约四十多人,每到饭点,所谓“团餐”大多以两大盘白馒头开场。米饭干硬,肉菜粗疏,很多人都在短短一周里瘦了好几斤。唯独我,白开水就白馒头也吃得津津有味:面粉好,和得好,吃起来绵软筋道,越嚼越香。
  在什刹海的银锭桥边,我发现了特别好吃的烤鸭,当厨师站在我们桌前,飞快地用银亮的小刀把烤鸭剔成薄片端给我们时,我们发出了融合着新奇与食欲的惊叹;排了好长队才吃到“羊蝎子”的羊肉锅子,其香辣美味让人恨不得把骨头一起嚼碎了吞下去;王府井的好吃街上,汇聚了天南海北的各种美食……各种佳肴手到擒来。这个人口拥挤的城市,成为能让人们前赴后继、流连忘返的地方,大约美食算是一个重要的因素吧?
  到上海,同学自带了辣酱,每天皱着眉头往饭里添,日常最喜欢吃辣的我却没这么做。我发现,这里的菜虽然真像好多人说的,啥都酸酸甜甜的,可却都有丰富的口感,并不难吃。多吃两顿,反而有无穷的回味。特别是“松鼠鱼”,是之前在其他地方品尝过的菜品,可唯有这次才真正尝到了其中的酸甜有度、鲜嫩爽口。从健康的角度来说,上海的美食很好地规避了中医所忌的“甘肥厚腻”,其实是适合长期食用的。
  最热的地方在广州,但海风送来潮热的同时送来了美味的海鲜。我特别喜欢课余去吃海鲜烧烤。一条街上都飘溢鲜香,随便选一家店点上一堆,不多时就端上来:肥嫩,鲜美,香味浓郁,就一杯沁凉的啤酒……
  广州的早餐特别丰富。我无意中发现,一种叫“肠粉”的面食很好吃:薄薄的半透明的面皮,可加蛋、肉,即使什么也不加,添进红亮醇香的酱料后也好吃得不可思议。据说每家食店的酱料都有独到的滋味,好奇的我于是每次换一家,一家一家吃过去,果然各有特色,不负盛名。
  广州的煲汤很有名。对于我这种日常连鸡汤都不爱喝的人,也不过姑且一听。但有一天傍晚,因为贪看珠江风景,我独自走到了珠江大桥的对面。正是饭点,我在住宅区里就近选了一家店,门脸小得侧身可进却食客络绎。琢磨了下菜牌子,我给自己点了一菜一汤一饭。
  等到饭菜上齐,我被老板的实诚惊呆了:菜一大盘子,比乒乓球拍还大,且冒尖;汤一罐子,罐口虽然不过巴掌大,可高度也有手掌高,里面还有满满的骨头、海带;饭一缸子,也是巴掌大,也是手掌高的一个圆柱体……我认真地享受着这顿物美价廉的晚餐:晶亮清甜的米饭,新鲜脆嫩的蔬菜,还有长时间煨煮出来的浓汤,无一不美味!
  美食不可辜负。当我颗粒不剩地把一餐完成离开小店时,几乎得扶着墙走——太撑了。这种时候,才明白了结伴游的重要性。
  一个不喜欢外出的宅女,却总是很习惯他乡的美食。这样想来,我大约是个幸运的人。不武断拒绝,愿尝试包容,这个世界,其实很美味呀!

版权所有 九龙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