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版文章列表
按日期查阅
黄桷树下黄桷坪
黄桷坪地标建筑——电厂烟囱。

黄桷坪的网红打卡地——交通茶馆。

游客在黄桷坪涂鸦街打卡。

电厂烟囱灯光秀。

黄桷坪涂鸦街。

  每一座城市,都有几处留给文艺青年们抒发情怀的地方。在重庆,这些地方,是鹅岭二厂,是中山四路,也是黄桷坪。
  因为电厂、铁路、川美的存在,黄桷坪被赋予了兼容并包的魅力。这些魅力,隐藏在黄桷坪正街道路两旁满布艺术涂鸦的墙面上,隐藏在街边小馆几十年如一日的门庭若市里,更隐藏在闲来无事坐在黄桷树下悠然摇晃蒲扇的老黄桷坪人眼中……这种浸润在日常生活中的文艺气息,使许多人心向往之。
  9月13日,是个阳光明媚的星期一,香香幼儿园园长向湘,走出在广厦城的家,没走几步路就到公交车站,再坐3站路到幼儿园。公交车上,她习惯站在车厢左边靠窗的位置,路途不长,却能欣赏到不错的风景。“眼看着长江灯塔一圈一圈旋转入高空,滨江风景越来越好,涂鸦街上也换了‘新衣裳’。”向湘告诉记者,庆幸自己生长在黄桷坪,最后也选择回到黄桷坪。向湘开办的幼儿园里如今有一百多个孩子,看着孩子们升国旗、跳早操,阳光打在孩子们稚嫩的面庞上,眼前是和黄桷坪一样向上的生命力。

因黄桷树得名
  9月10日,重庆铁路小学校长张展,带着师生来到邮电支路社区开展社区实践活动。在两棵交叉的黄桷树下,居民聚坐在一起,听师生们感情丰富地演绎动人的红色故事。阳光透过黄桷树的树叶,留下斑驳的树影,这是居民们最爱的阴凉坝,像这样的黄桷树,在黄桷坪有很多,盘根错节的根须,在泥土、在岩石里穿梭生长。文史专家何承玖告诉记者,“黄桷”本来该作“黄葛”,像南岸的黄葛垭一样,不过大家大多偷懒写成方言同音字“黄桷”。无处不在的黄桷树也是黄桷坪得名的原因,相传清乾隆年间,黄桷坪地界上有一大黄葛树(黄桷树),从九渡口路过的行人均在此歇息,久而久之,“黄桷坪”的名字就叫开了。
  而关于这棵硕大黄桷树的来历,还有这样一个故事。
  九龙楹联陈列馆负责人张同福告诉记者,明朝前期,由于此地为回水沱,水面平静,便于民船停靠,于是沿着江边便有了人烟。但河滩一带尽是岩石,一般的树木难于生长,一到夏日,骄阳便直射台地,天旱数日,不少人因此搬离。盛夏的一天,老街上一位叫黄阁的官员卸任回乡,炎热难耐让他想到了任职地福州遮天蔽日的榕树。为了子孙后代的福荫,黄阁拿出多年为官的一点积蓄用作盘缠,再次返回千里外的福州,想把榕树带回家乡。
  半年之后,黄阁带着榕树的枝丫,风尘仆仆回到了老街。他和家人、老街上的街坊邻居一起,把一根根枝丫埋进沙土、岩缝、房前屋后。等到榕树长成遮天大伞,投下一门清凉时,黄阁已经去世多年。每到天气炎热时,人们都喜欢到枝繁叶茂的榕树下歇凉,也谈起黄阁做的好事。为了纪念他,当地人决定把榕树改称为“黄阁树”,避其名讳又改为谐音的“黄葛树”,由于方言中“葛”与“桷”读音相同,久而久之,就成了黄桷树。
  张同福告诉记者,到了清代,老街上的人口已成倍数增长。九龙滩外形成码头,进入重庆城的大部分民船都在这里停靠,船队商帮开通了直达渝州半岛的正式航线,老街上商铺林立,陆路可直达城内,黄桷坪愈发热闹。
铁路印记+川美艺术赋予半岛蓬勃生命力
  如果说,黄桷树带来的阴凉荫庇了世世代代的黄桷坪人,那么成渝铁路和四川美术学院赋予这片土地的,则是繁荣和艺术底蕴。
  成渝铁路,是新中国成立后建成的第一条铁路。对于繁荣经济、改善西南地区人民的生活,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历史数据显示,到20世纪90年代初,成渝铁路沿线年人均工农业总产值从通车前的183.2元提高到3218元。而这条重要的线路,从菜园坝发车之后,停靠的第一个站,就是九龙坡站(现重庆南站)。地理位置的优势,让黄桷坪地区被烙上了铁路印记,机务段、配件厂、港务局、车辆段、工务段、铁路医院、铁路幼儿园、铁路小学、铁路中学、铁路俱乐部……这里包含了铁路系统的所有部门,最辉煌的时候,铁路系统的职工及其家属人数加起来,几乎能占整个黄桷坪地区人口的一半。
  和火车一同来的,是四川美术学院。1950年,由贺龙元帅任校长的西北军政大学艺术学院的部分骨干南下,在黄桷坪组建成立西南人民艺术学院。由此,川美便在黄桷坪扎下了艺术的根,并陆续走出罗中立、唐允明、周春芽等知名艺术家,那幅著名的油画《父亲》便诞生于此,也多少取材于黄桷坪老菜市场的那些底层面孔。
  最近,生活在官家林的向泽明和老伴儿方针喜欢在饭后走出家门,在新修建的观景台边散步。向泽民在铁路机务段工作,方针则是在工务段,两人在铁路上相识、相恋,在黄桷坪生活养育女儿。现在大家遍寻的苍蝇馆子诸如道口餐馆、联防食店等,都是那时铁路人请客吃饭的好地方。后来,他们的女儿也成为铁路车辆段的一名职工,跟着火车轨道走遍祖国的大江南北。算上方针的父亲,一家三代职工都在黄桷坪奉献了青春。
  23岁的荣鹏,是铁路职工子女,从铁路幼儿园一直念到铁路小学、铁路中学,和父母在铁路俱乐部看电影,去川美校园跑步,在闹热的铁路市场穿梭游走,一直到高中,荣鹏才真正离开黄桷坪区域。如今,虽然荣鹏已经在江北工作,但只要有空,还是经常回到黄桷坪,他说,父母在这里,根也在这里。
  川美教授刘景活在黄桷坪开了一家书店,在成为川美教授之前,他是一个慕名而来的考生。1992年到黄桷坪培训考试时,刘景活租住在逼仄的楼房里,上下楼板的吱嘎声,街面上往来不息的人流,让他灵感满溢。1995年正式成为川美学生后,这片土地的滋养,让他逐渐完成了从学生到教授的进阶。
  年近70的王少先仍旧在黄桷坪经营着从父亲手里传下来的梯坎豆花,迎来送往中,也见证着一代又一代的川美人从黄桷坪汲取的灵感,涂鸦墙、涂鸦艺术街、聚集而来的文创基地,自然地融入黄桷坪的血脉,也让梯坎豆花的生意从未冷清。开店四十多年,除了店铺的位置有过挪动,梯坎豆花的菜品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一碗豆花、一碟蘸水、一碗冒尖的白米饭,足以慰藉食客的心。王少先告诉记者,几十年间,豆花从几分钱一碗涨到了3元钱一碗,吃饭的人换了一波又一波,黄桷坪的发展也越来越好。“店门前的路变得宽阔又平整,在我店里吃饭的人也从当初的学生娃变成老师、创业者……”王少先说,在黄桷坪,大家习惯了一抬头就能看到的涂鸦,习惯了操着各地口音的游客打卡。
长江文化艺术湾打造黄桷坪有了新气象
  向泽明夫妇、向湘每天都会看到的观景台“长江灯塔”,是黄正街美术艺术项目建设的一部分。该项目包含长江灯塔、崖顶彩道、艺术码头、褶带浮廊、艺术崖壁五个部分,以不同主题分别象征长江水岸上的“明灯”“江涯”“码头”“江滩”“滨江”。目前,该项目累计完成总工程量的97%。
  而黄桷坪的变化还不止于此。涂鸦街“换新装”、涂鸦街美术廊成型……自今年重庆市“两会”提出打造“艺术湾”城市新名片后,作为长江文化艺术湾区的一部分,九龙美术半岛开启了蝶变之路。今年3月动工建设的黄桷坪涂鸦艺术街提升改造项目,目前已累计完成总工程量的97%,从501艺术基地到邮电大厦沿街建筑,每栋楼都有不同的色彩和主题,或青春或家庭或市井文化,让游客感受到视觉冲击和黄桷坪浓厚的艺术气息;艺术廊已经进入门窗安装阶段,有望于国庆前后完工。
  产业规划布局方面,与中国科学院大学、西南大学合作共建“李政道科学与艺术学院”,协助四川美院举办第十三届全国美展雕塑展,成功举办首届“长江文化艺术周”,建成聚集了1000余名黄漂艺术家的黄桷坪艺术园区、京渝文创园2个市级文化产业示范区,打造五洲世纪文化创意中心,预计2022年上半年建成全国“最美书店”。
  人居住宅方面,4月29日龙湖地产以10.6亿元拿下大杨石组团W分区W23-7/04、W28-7-1/ 05地块84.59亩地,位置就在重庆铁路小学对面。按照龙湖的对外宣传,将在此打造集休闲、购物、文化娱乐为一体,串联交通茶馆、胡记蹄花、涂鸦艺术街、川美校区等一众网红景点,承接来往游客和附近居民的娱乐消费的艺术街区。在此之前,已经有华润、荣安在九龙半岛拿下地块,其房建项目正在推进中。
  交通网络建设方面,嘉南线三期主线已经通车,岛内黄正街、龙江路完成改造升级,轨道18号线岛内4个站点建设全面动工,大九滨路连接道、李家沱复线桥、黄桷坪长江大桥早已进场施工,新华书店支路、电镀厂支路拓宽改造也已动工建设。
  如今,走在黄桷坪街巷,在黄桷树洒下的树影里,一边从涂鸦中感受过去的艺术底蕴,一边在一个个建设场景里期待新生,交错融合、兼容并包,是黄桷坪历经岁月冲刷始终昂扬的生命力。
  记者周双双/文陈林/图

版权所有 九龙报社